流莺说少住为佳:嘉定花神庙对联赏析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1-04-17 22:28 点击数:

图片

图片

嘉定花神庙对联赏析

刘 锋

海棠开后,燕子来时,良辰美景奈何天。芳草地、吾欲醉眠,楝花风、尔且慢到;

碧澥倾春,黄金买夜,寒食清明都过了。杜鹃道、不如归往,流莺说、少住为佳。

这是写上海嘉定花神庙对联。花神庙首建于南宋嘉熙年间(1237~1240年),时名顾庙,亦名永庆庵,以后更名为花神庙,因袭至今。

花朝节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,简称花朝,俗称“花神节””。“花朝节”的节期因时代、地域的差别而有(农历)二月十五日、十二日、二日的差别。南宋吴自牧在《梦粱录·二月看》云:“仲春十五日为花朝节,浙间习惯以为春序正中、百花争放之时,最堪游赏。”杨万里在《诚斋诗话》:“东京二月十二曰花朝,为扑蝶会。” 而清光绪《光山县志》则认为:“二月二日,俗云‘幼花朝’,十五日云‘大花朝’。”

花朝节这镇日,清淡人家都会祭花神,还要到花神庙往烧香祝福。骚人墨客亦往往郊游雅宴,赏花不益看景,作联赋诗。

这是一副集句联。但是众个分句的集句联照样比较少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【一】

海棠开后,燕子来时

首句就用海棠来切花神,是通走手。海棠开后是怎样的呢?留给人无限遐想。郑文妻有一首《忆秦娥》云“海棠开后,看到现在”。期待的是什么呢?,是期待亲人的新闻,“日边新闻空沈沈”。从读联进而读词,这是集句联专有的艺术享福。全词云:“花深深。一钩罗袜走花阴。走花阴。闲将柳带,细结专一。    日边新闻空沈沈。画眉楼上愁登临。愁登临。海棠开后,看到现在。”

“燕子来时”或出自宋代晏殊的《破阵子》,词云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”明写“燕子来时”而隐射“新社”,这是集句联的又一技巧处。新社即春社,时间在立春后、清明前。社日是古代祭土地神以祈丰收的日子。

读集句联要仔细原词的前后有关。下一句“梨花落后清明”,于是又用“梨花”来切花神。《破阵子》全词很柔美。词云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日长飞絮轻。    巧乐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阿谀。疑怪昨宵春梦益,元是现在斗草赢。乐从双脸生。”

单从对联论,海棠开后,燕子来时组成自对。作者能够直接集自王诜《忆故人》,也许作者和此词的语境情感更挨近些。词云:“烛影摇红,向子夜,乍酒醒、情感懒。尊前谁为唱《阳关》,离恨天涯远。无奈云沉雨散。凭阑干、东风泪眼。海棠开后,燕子来时,薄暮庭院。”

图片

【二】

良辰美景奈何天

第一分句写花,再写鸟。第二分句就要承,自然要写人,但是也不直接写。此句集自汤显祖的《牡丹亭》第十出《惊梦》。其【皂罗袍】一弯相等优雅。弯云:“正本姹紫嫣红开遍, 似这般都授予断井颓垣。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?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!”

因而,外层是写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,其实是写杜丽娘,是“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!” 因而读联也要分几层来读。

这一分句是承,但是有认识用弯承词倒也是匪夷所思。清代王士禛有一个词弯分界的论点用在这边倒很有有趣。他在《花草蒙拾》中说:“或问诗词、词弯分界,予曰:‘无可奈何花落往,似曾相识燕归来’,定非香奁诗。‘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’,定非《草堂》词也。”

然而这一句与花神庙何干?正本有一栽说法,正月的花神是柳梦梅。云云,你就不得不敬佩,才人伎俩,确如神龙见首而不见尾。 

图片

【三】

芳草地、吾欲醉眠

从组织说,第三分句就要转,而且是先承后转。这就看出3-4句式的妙用。于是先从花鸟到“芳草地”,再从别人写到本身,“吾欲醉眠”。仔细品味,仔细此联句式的转折:第一分界用4-4句式;第二分句用7言句式;第三分句仍是七言,但是换了“3-4句式”。

芳草地也是集句,但用过剪裁功夫。这也是集句常用技巧。也许是集自张榘的《浪淘沙》词:“雨过暮天南。高下青峦。幼楼燕子话春寒。众少斜阳芳草地,雾掩烟漫。别恨正有关。心上眉间。离歌一弯间哀欢。后夜月明那里梦,钟阜容山。”---有了芳草斜阳,自然就少不了离愁别恨。

有云云一个传说,宋徽宗赵佶曾画过一幅名为“金勒马嘶芳草地,玉楼人醉杏花天”的画,并将之施舍给名妓李师师。---同是芳草地,但另有一栽自鸣得意,神采奕奕的气派。

南宋太门生连文凤,当国破家亡之际,另有一番感慨:“东风残柳旧烟青,不见长亭共短亭。几处王孙芳草地,胡僧相对坐看经。”

诗人、皇帝、门生生活状态差别,所处时代差别,感觉也就差别。设身处地,作者的感觉又是怎样的呢?

“吾欲醉眠”集自苏轼《西江月》,前线有序云:“顷在黄州,春夜走蕲水中,过酒家饮。酒醉,乘月至一溪桥上,解鞍弯肱,醉卧少息。及觉已晓,乱山攒拥,流水锵然,疑非阳世也。书此数语桥柱上。”词云:“照野弥弥浅浪,横空隐约层霄。障泥未解玉骢骄,吾欲醉眠芳草。怅然一溪风月,莫教踏碎琼瑶。解鞍欹枕绿杨桥,杜宇一声春晓。”

有版本作“吾醉欲眠”,当集自李白《山中与幽人对酌》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。吾醉欲眠卿且往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”

一词一诗,一是东坡,一是太白。你从谁?词容易而萧洒,诗则未免轻躁。此处吾从东坡。

图片

【四】

楝花风、尔且慢到

上联的第四分句和第三分句组成自对。第四分句也采用3-4句式,细细想想,h里番在线播放网站云云才能收煞得住。结句自有豪气。在婉约中见豪放,颇刁可贵。

这一句集自蒋捷《解佩令》,词云:“春晴也益。春阴也益。著些儿、春雨越益。春雨如丝,绣出花枝红袅。怎禁他、孟婆相符皂。     梅花风幼。杏花风幼。海棠风、蓦地寒峭。岁岁春光,被二十四风吹老。楝花风、尔且慢到。”

读这一分句倘若不读原词。是很难理解作者的深意。从梅花最先到楝花终结,且徐徐领略二十四番花信。楝花风一首,春天就要以前,夏季就要来了。

    南朝宗懔在《荆楚岁时记》描述了前人二十四番花信风说法:即把农历节气从幼寒到谷雨,分为八气,一气又分三候,每五天一候,每候对答一栽花信,首梅花,终楝花,每一候花信风便是候花盛开时期。

上联趁热打铁,无非是说,春天如此美益,让吾们徐徐地领略吧!

图片

【五】

碧澥倾春,黄金买夜

下联相等于词的下阙,第一分句相等于换头,首承上启下的作用。白天虽然能够醉眠芳草,夜晚自然有黄金买夜。

夜生活,最先联想到的是唐代的扬州。王建在《夜看扬州市》中说:“夜市千灯照碧云,高楼红袖客纷纷。现在不似时平时,犹自笙歌彻晓闻。”

碧澥倾春,黄金买夜集自梁栋《念奴娇》;词中作碧海倾春。词云:“一场春梦,待从头、说与傍人听著。罨画溪山红锦障,舞燕歌莺台阁。碧海倾春,黄金买夜,犹道看承薄。雕香剪玉,今生现代盟约。    须信喜悦过情,闲嗔冷妒,一阵东风凶。韵白娇红消瘦尽,江北江南稀疏。骨朽心存,恩深缘浅,忍把罗衣著。蓬莱那里,云涛天际冥漠。”

碧澥照样碧海,是记忆有错照样版本迥异?见仁见智的事,不往深究。碧澥也是有出处的。清代龚易图在《书怀柬西耘》一诗中说:“但遣钓鳌有龙伯,何愁碧澥掣鲸鱼。”  澥通海,渤澥即“渤海”。

图片

【六】

寒食清明都过了

正嘈杂不凡,骤然当头一盆冷水,“寒食清明都过了”。---益就是了,这才见大笔力。为什么?为什么云云写?由于开到荼靡花事了。花事一了,春天就以前了,有无限的感慨。开到荼靡花事了一句最早照样从红楼梦看到的。其实是引自王淇《春暮游幼园》。原诗妙极,不忍割喜欢。诗云:“一丛梅粉褪残妆,涂抹新红上海棠。开到荼靡花事了,丝丝夭棘出莓墙。”

此句集自吕渭老《极相思》。词云:“西园斗草归迟。隔叶啭黄鹂。阑干醉倚,秋千背立,数遍佳期。     寒食清明都过了,趁现在、芍药蔷薇。衩衣吟露,归舟缆月,方解开眉。”------同样是明用寒食清明都过了,黑用的是芍药蔷薇,遥遥照答花神。

有一个题目,上下联偏差。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之奈何天与“寒食清明都过了”之都过了是不走对仗的。有一栽看法,集句联宜宽,长联批准某一分句偏差仗。这些都是外示宽容的说法。然而,这是被动的。其实,吾更主张在长联中主动寻觅部门偏差仗,寻觅那栽偏差称美,像维纳斯那样!自然,部门偏差仗不宜出现在首句和尾句。

图片

【七】

杜鹃道、不如归往

花事既了,则不如归往。此句或集自《西厢记》。王实甫《西厢记》第五本第四折:“不信呵,往那绿杨影里听杜宇,一声声道不如归往。”上联用了《牡丹亭》,下联就用了《西厢记》,心理是很邃密的。

3-4句式很难集句,也很难对仗,因此往往用剪辑。此句杜鹃道就用了剪辑。原形剪辑谁的词句呢?天清新!辛舍疾在《增字浣溪沙·三山戏作》:“闲窗学得鹧鸪啼,却有杜鹃能劝道:不如归!” 梅尧臣在《依韵和吴季野马上口占》:“莫信杜鹃花上鸟,人归犹道不如归。”

用不如归往的益诗词甚众。且看苏轼、辛舍疾和朱熹的大比拼:苏轼《减字木兰花》下阙云:“不如归往。二顷良田无觅处。归往来兮。待有良田是几时。” 有一栽进退失据的无可奈何。辛舍疾《念奴娇·梅》尾句云:“不如归往,阆苑有幼我忆。”有一栽聊胜于无的安慰。照样朱熹有豪气,他的诗《杜鹃》另有一栽浩然之气。诗云:“不如归往,孤城越绝三春暮。故山只在白云间,看极云深不知处。不如归往不如归,千仞冈头一振衣。”

图片

【八】

流莺说,少住为佳

“流莺说”或集自辛舍疾的《水龙吟·载学士院有之》。词云:“倚栏看碧成朱,等闲褪了香袍粉。上林高选,匆匆又换,紫云衣润。几许春风,朝薰暮染,为花忙损。乐旧家桃李,东涂西抹,有众少、凄苦恨。    拟倩流莺说与,记繁华、易消难整。阳世得意,千红百紫,转头春尽。白发怜君,儒冠曾误,平生官冷。算风流未减,年年醉里,把花枝问。”

流莺说,说什么?辛舍疾认为要说故园。他在《满江红》中说:“问流莺、能说故园无”。近代宁调元认为要说情愁。他在《忆秦娥》上阙说:“伤别离。情愁授予流莺说。流莺说。六朝佳丽,桃根桃叶。”

少住为佳是集自元代白朴《沁园春》吗?其中云:“·· · · 朱雀桥荒,乌衣巷古,莫乐斜阳野草花。寒食近,算人生走乐,少住为佳。”这一首《沁园春》另有妙句“风雨十年,江湖千里,看美人兮天一涯。”。

是少住为佳照样幼住为佳?据刘克庄《木兰花慢》云:“阳世鼓三挝。试自判此生,更看几度,幼住为佳。”

读此联,耳边仿佛响首邓丽君的歌“益花不常开,益景不常在”,不禁有了淡淡的愁思。

本文选自第三届中国对联甘棠奖论文来稿。

Powered by h里番在线播放网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酷咪 版权所有